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业

副处长送外卖,12小时仅赚41元!累瘫街头感叹“太委屈”,美团回应了

来源: 点击数: 时间2021-04-28 17:27:01

  原标题:副处长当外卖小哥,12小时仅赚41元!累瘫街头感叹“太委屈”,美团回应了!

  近日,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拜师外卖小哥,体验了一天送外卖的感觉。一天下来,12小时送单只赚了41块,他累瘫在马路牙子上:“太委屈了,这个钱太不好挣了。”

  这话题也成了今日微博热搜“沸”级话题。

  北京人社局副处长体验做外卖小哥:12小时赚41元,很委屈

  27日晚,北京卫视系列纪录片《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播出,在该纪录片中,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拜师外卖小哥,体验了一天送外卖的感觉。

  在节目中,王林作为见习外卖员,体会到了送餐途中的种种不易。

  接单后去商铺窗口取餐:

取餐后在过道里快跑:

送餐电动车被夹在机动车之间,难以前行:

离送餐时间还有14分钟,导航显示还有24分钟才能到:

已经迟到20分钟,“(餐)已经凉了。”

  一单跑了近一个小时,只挣了6块6。“送晚了要扣60%。”

  12小时里,王林完成5单送餐,获得快递费41元。

累瘫的他,坐在马路牙子边:

  王林感叹:“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觉得很委屈。我今天跑了那么长时间,

  就挣这么点钱,离我的100块钱的目标差那么多。”

  “这个钱太不好挣了,真的太不好挣了。”

之前他疑惑:“为什么平台给小哥派那么多单?”

  现在他明白了:“我们小哥要有收益的话,必须要抢那么多单。”比如他的师父,能同时送15单。

  网友感叹:“挺心酸也挺真实,只有体验过,才知道不容易,才懂得委屈。”

  有网友直言,送单多的外卖小哥,其实都是时间管理大师。

还有不少网友表示:“这样的体验很好,应当鼓励和肯定!”

  美团回应:正在改善骑手的配送体验

  对此,4月28日美团披露,已新开22场恳谈会采纳19条骑手建议,正在改善骑手的配送体验,并新增了“申诉审核绿色通道”、“宝贝陪伴日”两项帮扶政策。

  美团表示,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来临之际,美团外卖决定改善面向骑手群体的“同舟计划”。

  例如有骑手反馈一些订单需要跨过高架桥和河流,会导致实际取餐距离更远、配送难度更大、配送时间不足等问题。对此美团技术团队已采集了全国主要城市的高架桥、河流等天然屏障信息,并在路径规划中接入,提供更符合实际情况的配送时间预测,以便改善骑手的配送体验。

  生活关怀无疑也是目前外卖骑手群体格外急需的,为了帮助子女患重疾的骑手家庭渡过难关,美团于2019年推出“袋鼠宝贝公益计划”,为全行业的外卖骑手子女遇到的大病、意外伤害等困难提供公益帮扶金。但与此同时,由于孩子需要长期治疗,骑手既要跑单,又要带孩子去医院、照顾孩子,“袋鼠宝贝”骑手面临更多实际困难和特殊情况。在这次的“同舟计划”进展中,除此前已有的公益帮扶外,美团外卖还为这一类骑手新增“申诉审核绿色通道”、“宝贝陪伴日”两项帮扶政策。

  具体来说,美团外卖将开启“袋鼠宝贝”家庭骑手申诉快速响应绿色通道,对骑手因照顾子女等原因造成的超时、差评订单进行快速申诉审核,让骑手免除因特殊原因受到处罚;另一方面,美团外卖将根据骑手实际情况提供灵活的排班,同时在每月的固定休息时间外,额外再给“袋鼠宝贝”家长提供一天的“宝贝陪伴日”,且不会影响骑手满勤奖的发放。

  刚遭反垄断调查,或被罚46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继阿里巴巴后,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当日傍晚,美团公告称,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知书,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目前公司业务一切正常。

  26日收盘,美团的股价报305港元/股,市值近1.8万亿港币。较2月份460港元的年内高位,目前美团股价回落33%,市值蒸发了9000多亿港元。

  但或许是利空已出的原因,股价在4月27日有所回升,截至发稿,美团股价报309港元/股。

  按垄断法规定,罚款额为上年度综合营业额的1%—10%。摩根士丹利预计,根据此前阿里巴巴的反垄断罚款标准,如果罚款是按上一年销售额的4%,美团将可能被罚款46亿元人民币或约7亿美元。

  事实上,市场上对于美团遭遇调查并不感到意外。浙江合众法律科技智能研究院院长、浙江泰杭律师事务所主任汪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反垄断监管的社会价值在于,互联网巨头往往通过限制平台内经营者,在其他竞争性平台开店,或者参加其他竞争性平台活动,形成锁定效应。以此来减少自身竞争压力,不当维持、巩固自身市场地位。背离平台经济开放、包容、共享的发展理念,最终限制了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损害消费者利益。

  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公告可以看出,无论阿里巴巴还是美团,其被调查的原因都是涉嫌“二选一”的垄断行为。具体指的就是“平台利用优势地位和商家对其的依赖性,采取不正当手段,强迫经营者在平台间二选一”。

  今年2月,浙江金华中院查明,美团平台向商户推送了部分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要求商家不与饿了么合作、只与美团独家合作的信息,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美团向饿了么赔偿100万元;3月,美团再次因为不正当竞争,被法院判决向饿了么赔偿经济损失35.2万元。

  实质上,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互联网平台对线下资源的渴求成为重中之重,也是其服务用户的核心。一如阿里巴巴依赖于品牌商家、滴滴出行依赖于司机、美团依赖于本地生活商家,只有在获得了更多的留存和服务后,平台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因为互联网行业信奉的是“马太效应”,只有足够大的强者才能占据头部地位。

  一名知名投资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互联网经济的重要特征是去中心化,越来越多垂直市场出现了寡头。“商业竞争的残酷要求你必须做到第一,因为用户和资本给老三老四的机会太少。对于创业者来说,首要的要求就是活下去,但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只是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并没有特别高的技术门槛,所以才会采取二选一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总的来看,法律所严禁的是滥用垄断地位侵害消费者权益,这有利于未来的行业竞争,能让后来者有一些新的机会。

  来 源丨北京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陶力)、南方+、公开信息

广告
广告

最新图片

边痛哭道歉,边说“熟蛋返生孵小鸡”没撒谎,郭校长还琢磨着生意经呢? 著名爱国爱港企业家曹光彪名下全部财产捐赠清华 故宫一票难求?黄牛炒票一张“邀请函”1200元,或继续涨价! 迷城贵阳:藏在贵山富水中的西南之心